相关文章

我当“河道美容师”

3月29日,记者戴上棉手套,穿上保洁服,加入到里运河中洲岛段河道清理工队伍中。3月29日,记者戴上棉手套,穿上保洁服,加入到里运河中洲岛段河道清理工队伍中。

河道清理工与环卫工一样,都是城市的“美容师”。不同的是,环卫工是“陆军”,而他们是“海军”。3月29日,记者戴上棉手套,穿上保洁服,加入到里运河中洲岛段河道清理工队伍中。

划着小船,且听风吟的美好幻想终究没有在上班过程中实现。而一段技巧与耐力并存、累并快乐着的保洁之旅却深深地印刻在了记者的脑海中。

岗前培训——“等皮肤晒黑了,自然就都会了”

从中洲岛到清隆桥,这段近两公里的里运河河道,是河道清理工刘继祥的保洁范围。听说记者要来拜师,刘师傅特意赶了个早,比平时早半小时到岗。

早上7点,记者见到了刘继祥。刘师傅光看面相就敦厚老实,略短于手臂的黑色外套里时不时露出黝黑、精瘦的手腕,一看就孔武有力。

“岗前培训?你看我的肤色就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岗前培训了。”由于对河道保洁员的工作不太熟悉,记者主动请刘师傅做些培训,刘师傅却说,河道保洁工作集技巧与耐力于一体,上船动手操作,比什么都有用,“等皮肤晒黑了,自然就会了。”

原本以为船上工作趣味无穷,可在登船之初就让刘师傅给了个“下马威”。跟着刘师傅,记者踏上斑驳的小船,第一脚就差点没站稳,船体左右直晃。不过,站稳脚跟后,记者似乎有点找到了船上的平衡感,顿时也有些兴奋的感觉。

“今天的工作内容主要是清理河道的漂浮物和恶性水草。时间从早上7点至11点、下午1点至5点”。在刘师傅的宣布下,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了。

上手不易——三个小时,目测划出不到800米

清理河道,首先得把船动起来,于是记者像模像样地双手各握住一支船桨,交叉式地划了起来。“你劲用了不少,船可没怎么动呀”,刘师傅提醒道。记者边划边观察,确如刘师傅所说,只见船桨在水中画了一个个圆圈,平静的湖面也不断激起浪花,可是船却在码头旁打转,甚至有些后退。

刘师傅告诉记者,“划船是河道保洁的第一步,也是提升工作效率的关键所在,我来示范给你看。”只见刘师傅抹起袖子,身子微倾,轻盈地数次交叉后,船就划出了足足有七八米远。他边划边教记者:“首先两腿之间留有一定距离,一前一后保持身体稳定;其次,当双手握桨往前伸直时,手臂肌肉放松,不要绷太紧,用巧劲划动桨叶,弧度要尽量大。控制方向时,若想让船往右划,则左手实握桨为控制端,右手虚握桨为辅助端,往左则相反。”

道理似乎是听明白了,于是记者自信满满地从刘师傅手上接过船桨。“有进步了,起码能往前走了。继续划,熟能生巧。”刘师傅的鼓励让记者大胆起来,手脚也放开了,船速有了明显提升。

就当记者正起劲时,原本一起出发的另一条船的陈师傅已经从远方划了回来,招呼道:“前面我已经清扫过啦,准备回去吧!”身旁的刘师傅冲着记者憨憨一笑,“都快三个小时了,老陈知道你新手上路,就帮你的工作也顺手做了。”记者感觉有点懵,明明才一会儿工夫,怎么都过去三个小时了。陈师傅也笑着说,“你太专注啦!河上划船哪像岸上走路,你又初学,时间过得能不快嘛?”

记者心里是有些惭愧的,三个小时,目测划出不到800米,一件垃圾都没清出。“算了,下午得打个漂亮的翻身仗。”记者心里暗暗发狠。

打翻身仗——百余斤“战果”竟只算九牛一毛

经过中午的调整,记者在12点30分就来到码头旁,没想到刘师傅竟然早就到了。正想和刘师傅表决心,下午要打“翻身仗”时,记者突然想起:“早上刚打扫的,下午哪能有垃圾啊?”刘师傅听了后,直说记者没经验,“河水一直在流动,别说上午打扫过了,就算一个小时前刚打扫过,现在也会有新的漂浮物。”

听到刘师傅的话,记者放心了,拉着刘师傅就往船上去。“提前告诉你啊,河里当属恶性水草最难清理,你得用竹钩使劲砍断然后再拖到船上,千万别给水草拖进河里。其他漂浮物,你拿网兜捞起来就行了”。刘师傅看记者划船已比上午有了些进步,终于愿意传授经验了。

下午1点,记者先从码头旁的漂浮物开始捞起,半个小时基本把这个区域清洁完毕。继续向远处划去,记者碰上了此前刘师傅再三提醒的恶性水草,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团墨绿色的水生植物。根据刘师傅的指导,记者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砍断了水草,可是压根就拖不动。“再多砍成几截,一点点拖上来。”在刘师傅的指导下,记者顺利地将水草拖到船上,估摸至少得有十几斤。

时间刚过2点,膀子就有些抬不起来了。刘师傅说,这才到哪哦,他们一般2个小时就能清理完两公里范围,然后再花1个小时返回到码头。记者回头看了看,清理的范围连500米都不到。

“不吃馒头争口气,打工就得有打工的样”,记者对刘师傅说。就这样,从下午1点开始,记者一直处于划船、清理,再划船、再清理的工作状态,清理出塑料袋、包装盒、木头、塑料玩具等各种漂浮物,工作量远比上午大的多。

当天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,记者的心情也从最初的新鲜、好奇变成了寂寞、疲惫,唯有清理出的百余斤“战果”还能挑起记者的兴致。“下午这战果还算可以吧!”记者洋洋得意地问刘师傅,刘师傅却不以为然,“垃圾多的时候,我跟老陈两人一天就能清理一千多斤漂浮物、水草,你这只能算皮毛。”

师父寄语——

做得不错,精神可嘉

出师还早,欢迎再来

听了刘师傅的话,记者诚心向他请教,“像我今天的表现,能算出师吗?”刘师傅是个实在人,他详细地作了点评:“通常情况下,一个毫无基础的人想适应这份工作,至少得1个月时间,你这才第一天,效率连我们的两成都不到。”刘师傅解释,河道保洁的难点主要在于要保证效率,既要熟练操控小船,又要考虑水流的影响,像开汽车的侧方位停车、倒车技术在河道保洁中都有体现,遇到下雨天,更是难以控制。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。“总的来说,你今天做得不错,精神可嘉。但出师还早,欢迎再来!”临走前,刘师傅不忘鼓励记者。

网罗天下